孟眉

去美國,捕捉一個個夢想

在美華人的融入與回歸

在舊金山期間,我們采訪了很多華人,舞蹈老師Ah-Lan、張學良之孫張居信、美國廣播電視公司(ABC)第一位華裔女主播Kristen Sze等等。這期間,我心里一直好奇,作為他們究竟能否完全融入美國這個社會。我心里的答案一直在變,采訪Kristen時,看到她可以在本土的著名媒體有這么大的成就,我覺得只要努力,語言、習慣、膚色等等一切都不是問題,只要有熱愛,這個國度依舊可以讓你有歸屬感。但當我采訪到在Uber工作的華人時,他告訴我們想要真正融入進去是不可能的,因為美國人不可能把最尖端的技術告訴你。到現在,我的答案是,所謂的歸屬感取決于自己究竟想不想融入,自己有沒有把自己看作是這里的一部分。Ah-Lan來到這里后,將中國民族舞帶到美國,用自己的文化來得到當地人的認可,以獨特的方式服務所在的社會和國家。張學良之孫張居信參與籌建 “張學良紀念館”。這些都讓我覺得華人在美國的“歸屬感”與家國情懷是可以兼容的。

 

新聞教育的社會責任感

參觀舊金山州立大學的新聞學院后,我一直在思考他們的新聞教育與我們的差別。感觸最深的就是他們的教育與社會的聯系。舊金山州立大學非常重視學校與社會的聯系。他們不會把自己局限于只是媒體教育,而是有高度的媒體社會責任感,比如在2016年6月29日,新聞學院的教授聯系當地各大媒體共同探討本地區的媒體發展。他們強調媒體聯合而不是競爭的這個倡導也很不錯,比如當他們發現當地媒體的報道忽視了當地少數群體的發展時,新聞學院和當地媒體會一起聯合,推動當前媒體的發展和改變。讓我感到他們的媒體界不是一個個零散的媒體點,而是一個一起推動社會前進的團體。

他們強調新聞的多元化,重視社區媒體和少數群體自己媒體的發展,他們不希望小媒體被大媒體吃掉,比如他們提到很擔憂,社區媒體都去報道國家的熱點、大新聞,卻忽視了自己社區內更關系自己發展的“小新聞事件”,然后少數足以媒體的減少會導致那一部分群體自身發展被國家忽視,比如《星島日報》主要報道一些華人在美國的生活,但當它消失后,這部分華人的權益訴求、生活問題通過哪些媒體去呈現給受眾?
科技因生活而起

以前,我總是覺得科技離我這個文科生很遙遠,在舊金山的12天,讓我覺得科技、創新是融入到每個人心里自然而然的一種心態和意識。Google.org是谷歌旗下的公益組織,但它資助全球各地的公益組織和項目,青睞使用科技創新手段來解決社會問題的項目。又如硅谷的創業公司“簡信”的創始人黃河所言,創業就是造出一個人們想要的東西”(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造東西不難,但到底什么是人們想要的。

12天的旅程,采訪了不同文化背景、工作領域的人,他們心懷夢想又心系社會。勇敢的試錯,并堅持夢想,因為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么而活時,就可以忍受一切生活了。我想,這12天必定是大學生活非常精彩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