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logy:把舊金山打造成零廢棄物的城市

漫步在舊金山的街頭,你會不斷偶遇三個并排放置的箱子。他們被刷成綠色、藍色和黑色,分別寫著可堆肥物(Compost)、可回收物(Recycle)以及垃圾(Landfill)。

如果時間早,你可能還會看到一輛掛著藍綠彩條白色卡車駛過,它的身上有著與箱子相同的圖案:大寫英文字母R??ㄜ噺谋敝聊洗┻^城市的心臟,來到了南部邊緣的96號碼頭。

這里是舊金山每天625噸可回收廢棄物的最終歸屬地。垃圾山上,成群的白色海鷗正在覓食。

 

印在垃圾箱和回收車上的Recology公司標志。圖片來自必應圖像

“歡迎來到Recology!”總經理陶明娜(Minna Tao)給了我們一個熱情的笑容。

箱子和車子上的R正是Recology的首字母。Recology是美國最大的綜合資源回收公司之一,負責收集和處理城市固體廢物、回收原本將埋在垃圾填埋場的有用材料,服務美國逾120個社區。“發現所有資源的最佳利用,打造一個沒有廢物的世界”是公司的愿景。

2017年1月,我們汕大10位師生來到Recology在舊金山總部的回收中心(Recycle Center),希望能深入了解這座世界上最先進的廢物回收工廠之一。

“戴上安全帽、穿好背心,我不希望把你們帶進醫院?!绷_伯特·雷德(Robert Reed)笑說。羅伯特是Recology的項目經理,也是這次參觀之旅的向導。每次參觀前,他都會為訪客準備醒目的黃色安全背心、白色安全帽、護目鏡以及口罩。

羅伯特·雷德(左一)為訪客派防護口罩。攝/陳舒琦

工廠入口是一座由塑料瓶、易拉罐、垃圾袋、紙皮等廢棄物堆積而成的垃圾山。山高約三米,從入口望去,看不到盡頭。

“這山聞起來怎么樣?”羅伯特問道。

“沒有什么味道,比想象中好多了,”同行的一位朋友回答。羅伯特為訪客們準備的抵御刺鼻氣味的口罩并沒有用上。

海鷗取代了蒼蠅,地面擺脫了污水,這是固體廢物和廚余垃圾分開投放的結果?!霸诩又荩ǖ睦淅铮?,食物從不會觸碰紙張,”羅伯特驕傲地說道。他介紹,廢紙更干凈,可以再造出更高質量的紙張,便能持續地賣出去,從而形成可持續的商業模式。

不過,近年電子商務興起,紙箱和包裝廢品以倍數增加,給Recology的回收工作增添不少壓力。據紐約時報報道,Recology去年投資1100萬美元進行設備升級,就是為了解決因網絡購物流行而大量增加的包裝廢品問題。

羅伯特正在為訪客介紹回收中心的概況(左),旁邊一輛卡車正在傾倒從城市收集來的垃圾(中),垃圾堆積而成的山已有三米高(右)。攝/Farland Chang

我們隨羅伯特的步伐,走上工作臺,四周的機器正在有節奏地轟鳴著?;厥绽玫牡谝坏拦ば蚴菍U棄物進行初步分揀:挖土機將廢棄物分鏟到快速滾動的傳送帶上;穿著防護服、戴著手套和面罩的員工站在傳送帶的兩側,熟練地從垃圾堆中挑出自己對應負責的廢棄物——薄塑料、塑料制品、紡織品、混合廢紙、垃圾,并把它們扔到通道中進行壓縮處理。

員工正在對傳送帶上的廢棄物進行分類。攝/陳舒琦

幾米外,一條傾斜的傳送帶也在加速運行。較輕的紙片被運送到頂端,而較重的瓶罐則滾落到低處。不同重量的垃圾在這被分離。再遠些,一架橙色的光學分類器正通過發射光線區分干凈的塑料瓶與被染色的塑料瓶???,干凈的瓶子被空氣流“踢”出了傳送帶。

不同功能的機器各司其職,環環相扣,形成了全北美最長的再分揀鏈(Resorting Line):一張廢紙,在這里需經歷40關才能被打包帶走。

分揀站、傳送帶、分離機組成了北美最長的垃圾再分類鏈。攝/譚瑋

回收中心最后一道工序是將不同類的廢棄物進行壓縮打包,由貨車運走。攝/譚瑋

除了回收利用,Recology也在以混合堆肥的方式處理垃圾,即利用垃圾或土壤中存在的微生物的生物化學反應降解垃圾中的有機物,將食物殘渣變成肥沃的養料。每年逾10億磅的食物殘渣正在以這種方式回歸到大地,滋潤土壤。

“我們不能只從土里獲取,我們也要讓養分回歸大地?!?/strong>羅伯特一句簡單的話闡明了垃圾堆肥的本質。

制好的肥料將會被售賣給農場、公園、學校、家庭。為了讓肥料更好地服務于不同的土壤和農場,Recology雇用了一批農學家對采集到的土壤樣本進行化驗分析,并根據土壤特性加入對應的土壤改良劑。

有一次,一位葡萄園農場主在使用Recology化肥的三天后,給羅伯特撥了一個電話:“你得趕緊來一下?!绷_伯特心頭一緊,通??蛻糇尮玖⒓瓷祥T,肯定是產品出了什么問題。羅伯特趕到時,卻見農場主喜上眉梢,從地里捧出一把土給他看——土里住滿肥大的蟲子?!八麄兎浅8吲d,因為健康的蟲子說明了土壤的肥沃?!绷_伯特說。

相較于化學肥料,混合肥料的優勢不僅在于有機,還在于節水。羅伯特介紹,干旱時,使用有機肥料的食物產量會提升30%。

“垃圾堆肥的關鍵是生物多樣性,多樣性本來就是自然的本質?!绷_伯特說,“解決廢棄物問題也一樣,沒有神奇的措施可以一針見效,(人們)需要多種不同的方法組合慢慢去解構這個復雜的問題?!?/p>

在羅伯特看來,原來被認為是快速處理垃圾的焚燒法和填埋法極具破壞性?!皬亩唐趤砜?,焚燒和填埋是便宜的。但從長期看不然,我們需要做更多去彌補?!?盡管如此,在環保觀念先進的美國仍有300多家在運營的垃圾填埋場。

作為一家私營企業,Recology的營收方式讓人好奇,畢竟垃圾回收行業有著高昂的能源和材料成本。

據介紹,Recology的基本收入來自于每個月向每家每戶收取的居民生活垃圾回收利用和混合堆肥處理費35.18美金。經營垃圾轉運站和材料回收設施,銷售混合堆肥和可再生紙,亦是Recology獲得資金的方式。同時,Recology通過精進處理技術降低成本?!?002年,我們(處理可再生物)的成本大約是2400萬美元。到2016年,已經降至1160萬美元?!绷_伯特說。

Recology回收利用的舉措也在為舊金山和其他城市創造更多新的工作機會?!澳憧椿厥罩行牡?73名員工,他們加入Recology之前,大多沒有工作或在路邊拾荒?,F在,他們獲得多于20美元的時薪,并享有帶薪假期、醫療保險等福利?!绷_伯特說。

Recology商業模式上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么垃圾處理工廠會成為舊金山新的旅游景點,每年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國的政治家、環境工作者、研究員,甚至游客前來參觀學習。

 

“零廢棄物(Zero Waste)是一個偉大的環境運動?!绷_伯特認為,實現零廢棄物或循環經濟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每年,他和同事都會到不同城市、不同國家的垃圾處理廠參觀,了解最先進、最有效的垃圾處理方法;他也樂于擔任Recology環境學習中心的向導,帶領訪客參觀Recology回收工廠,傳遞垃圾減排和回收利用的價值。

同時,作為灣區“零廢棄物”運動的向導者,Recology不僅提供垃圾箱,也在賣力地向民眾傳遞“垃圾是金錢(Trash is cash)”的觀念。比如說,在看不見內部的垃圾車車身印有垃圾的圖片,讓路人看清車內的景象,并配以“回收改變一切(Recycling changes everything)”的標語;或邀請本土藝術家將廢棄物制成充滿想象力的藝術品,讓人們看到垃圾的價值;又或在社交平臺耐心地解答網民(特別是青少年)對廢棄物回收利用的疑問,使其了解垃圾。

我們需要做些好的事情來平衡不好的事情(的影響)?!?羅伯特用心地說。

Recology垃圾車正在傾倒可回收廢棄物,車身印有垃圾圖片。陳舒琦/攝
藝術家運用玻璃碎片制作出形態各異的動物。圖片來自PINTEREST

 

如今,在Recology和其他環境工作者的努力下,加州的廢棄物回收率達到80%,而美國部分地方不到40%。

作者注:零廢棄物(ZERO WASTE)是一項在歐美國家興起的環保運動,其目標是實現垃圾的零填埋、零焚燒,通過節約、生態設計、企業責任、分類和循環利用的方式,把廢棄物量減到最少,并完全回歸自然和生產的循環。

 

文字:譚瑋

編輯:陳舒琦 ?樊林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