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信”團隊:在涂鴉屋里寫代碼的創業者

駕車駛入舊金山南區的一條小路,一幢滿是涂鴉的倉庫吸引了同行人眼球??吹劫N在小門邊不起眼的公司Logo,我們才意識到已經到達了目的地——簡信科技公司?!昂喰拧闭Q生在香港,2014年遷去美國,同年入選Tech Crunch Disrupt(舊金山創業競技場)[1]決賽,是第一支入圍該賽的中國團隊。

簡信公司坐落在這座黑白涂鴉的房子里,由一座倉庫改造而成 孟眉/攝

它的核心產品,是一款方便用戶在手機上看電郵的應用。郵件內容以短信對話的形式呈現,省略不需要閱讀的格式等信息,讓用戶一目了然。2015年,這款應用入選蘋果公司 Best App of the Year。

創始人黃何,來門口迎接汕大師生一行。他留著一把小胡須,扎著小辮,放松隨性的樣子,像個藝術家。他成長在福州,童年時曾有過美國夢,“于是就來了”。他說著說著,就跟我們笑起來。

創業者黃何 孟眉/攝

他說,2014年投資人徐小平的一句鼓勵,幫助三位創始人下定決心搬來舊金山。這一年,簡信融到了50萬美元的啟動資金,由明勢資本、真格基金等聯合投資。

他詳細給汕大學生們介紹了舊金山和硅谷的地理,解釋為什么創業公司現在紛紛選在舊金山南區——因為這里距離市區近,對年輕工程師更有吸引力。此外,房租相對便宜。不過,近年來因為科技創業熱,這個本來受冷落的區域,房價也在一路攀升。

他每天上下班用Uber打車,因為算了一筆賬,單是停車費就比打車費貴。不過他的一位同事還是選擇開車,就在我們采訪時,開著輛精致的“寶馬”進來了,直接停在鄰近辦公桌的卷閘門后面。

黃何帶著我們參觀這個由舊倉庫改造而成的科技公司,除了乒乓球桌、按摩椅、布偶“獨角獸”,還有直接寫在墻上的“創業家”三個大字。這是一位員工在一次聚會時,自己一手畫上去的。

黃何招呼著大家坐在會議室的沙發上,自己則盤腿坐在一個軟墊上。他說笑風趣,雖然創業失敗過幾次,他心態依然平和愉悅。跟許多在硅谷的創業者一樣,他認為失敗幾次是家常便飯。不管成敗如何,他樂在其中,坦然與人分享自己的故事。

他說創業就是“造出一個人們想要的東西”(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造東西不難,但到底什么是“人們想要的”,這就有許多變數了。

2011年,黃何在香港進行第二次創業,開發一款在手機上進行語音聊天的應用Talkbox,用戶一度達到1300萬。但隨后不久,騰訊推出的微信有了這個功能?!安还芪覀兊牧奶鞈糜卸嗝椿?,它都是一個封閉系統。也就是說,我們的用戶必須都要添加我們這個應用才能互相交流。從這點上我們就完全比不過大企業?!?/p>

從經驗中汲取教訓,黃何和同事們決定轉攻開放式網絡領域。于是他們想到了把郵件系統改造后遷移到手機中,“簡信”由此誕生。用戶在使用簡信APP收發郵件時,文本內容會簡潔明了地出現在對話框里面,以一種聊天模式呈現。

左為傳統郵件格式,右為簡信APP中的郵件呈現格式。 簡信團隊/供圖

2016年,他們被選入美國最頂尖的孵化器Y Combinator[2]。截至2017年1月,簡信共擁有300多萬用戶,大都是美國人。團隊目前有15人,一共獲得約300萬美元的資金,正在進行A輪(Series A)融資。

簡信團隊集體照 簡信團隊/供圖

對一家創業公司而言,孵化器的幫助和前期投資至關重要。黃何這些年一直在創業路上,對互聯網和IT行業的發展把握得很清晰,也看到了熱錢涌入創業公司帶來的泡沫。他認為目前IT業的有些泡泡要破裂,中國和美國都會?!皼]人知道它什么時候會破,但是破是一瞬間的。在破之前找到人接盤,都可以賺錢,但是一旦破了,就會血本無歸?!?/p>

“但我做的不是泡沫的事情。真正能做得長遠的公司是在創造價值的?!彼掍h一轉說。

對于未來,黃何說:“跟著需求走,市場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痹?,也有一些國內科技園邀請他們回去創業,并給予優惠政策,但黃何拒絕了。

他覺得創業的生態是最重要的,“硅谷的創業成本很高,因為房租高、停車費用高等等,但是為什么大家還是想擠破腦袋留在這里?因為它的生態鏈在這里。這包括大學、資本、政府的恰當干預等等,每一樣都能為創業者帶來利益?!?/p>

“在硅谷的一個好現象是,大家都有一個顆創業的心?!秉S何說。

 

[1] Y Combinator成立于2005年,是美國著名創業孵化器,Y Combinator扶持初創企業并為其提供創業指南。

[2] Tech Crunch Disrupt舊金山創業競技場是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初創公司活動,每年活動日都會有上百個不同優秀的創業公司參展,那里聚集了來自硅谷最好的投資人和企業家。

 

文:陳舒琦
編輯:譚瑋 ?樊林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