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Google.org總部,科技領頭羊公司這樣做公益

美國舊金山市黃金地段,Embarcadero 大街188號, 一座八層建筑臨水而建,盡覽海灣大橋的晝夜之美。谷歌支付6500萬美元買下這棟建筑,2016年將它裝修完畢,作為旗下公益機構Google.org的總部。

Google.org外部 張殷兒/攝

 

Google.org不替谷歌公司掙錢

雖然隸屬于一個高盈利率的上市公司,Google.org的運作卻旨在公益。它的職能不是替公司掙錢,而是花錢——它每年有5000萬美金的預算,主要用于資助全球各地的公益組織和項目。

“我們希望,有朝一日,這個機構能夠超過谷歌本身的全球影響力,將創新和巨大的資源應用到最大的世界性問題上?!痹缭?004年,谷歌上市前夕,創始人之一Larry Page在致投資人的一封信中就寫道。

相較于比爾·蓋茨等直接把個人財富捐贈公益的慈善家,Google.org的個人色彩很淡。它青睞使用科技創新手段來解決社會問題的項目,帶有“工程師思維”的谷歌基因。

成立十多年來,它的發展之路并不平順,曾一度有批評者說它其實能力有限,并未兌現當初雄心勃勃的公益愿景。

目前,Google.org采取了更為務實的做法,奉行極簡化運作的模式,沒有成立一個人員眾多的團隊來執行項目計劃,而是與多個公益機構合作,為他們提供財力和技術支持。

 

資助“私刑記憶”項目:用VR技術喚醒同情心

2017年1月,在新近裝修的Google.org總部, 負責人賈斯?。↗ustin Steele)給汕頭大學新聞學院一行10位師生介紹他們的愿景和項目。這是他們接待的第一個從中國來的訪問團。

師生們現場體驗了高科技的妙處。在一面互動環形屏幕前,動動控制桿,師生們就找到了汕大大學,看到清晰的校園實景圖,找到自己的宿舍樓所在,感覺仿佛駕駛著飛機,幾秒內從舊金山飛回汕頭。

偌大的互動式環形屏幕組成了半封閉式的飛行艙,動動控制桿,液態銀河 (Liquid Galaxy)[1]就能帶師生們透過虛擬畫面上山下海,幾秒內從舊金山飛回汕頭。樊林君/攝

 

木(Wood)與綠(Green)是Google.org的裝修特色 譚瑋/攝

 

這是Google.org開放給舊金山灣區公益組織NGO的活動區,可供他們預約使用。一面墻上擺設著文具。 譚瑋/攝

 

Justin介紹了一個跟新聞專題報道十分貼近的項目——“私刑記憶(The Lynching Memory Project)”。它運用虛擬現實(VR)和增強現實(AR)的手段,重現1864年至1950年間,美國黑人因種族歧視,遭受暴力的慘痛歷史——種族偏見導致的死刑、不正當判刑,大規模監禁以及警察濫權。

“歡迎來到你的牢房!”戴上VR眼鏡、拿起智能手機,體驗者將踏上一段時長9分鐘的孤獨旅程——一扇連著食物槽的金屬門是囚禁者每天與外界的唯一聯系?;炷疗脚_上鋪著一片單薄的床墊,洗臉盆和廁所已銹跡斑斑,透過墻壁的裂縫,囚禁者聽到的是牢友空洞的哭聲?!澳忝刻煲谶@里待23小時?!币粋€聲音指引體驗者持續凝視這少得可憐的家具,接著體驗者將聽到曾在這里度過漫長單獨監禁時光的囚禁者述說他們的故事。

這種浸入式的體驗,能讓人們切身感受長期封閉與孤獨帶來的絕望?!白屓藗冊诨仡欉@段歷史的時候能產生同理心?!辟Z斯汀說。

牢房內景利用計算機生成圖像和以往囚犯的證詞而成 圖片來源:英國衛報 Ed Thomas/攝

“我們不能治愈種族恐怖主義時代造成的深刻傷口,直到我們說出真相為止?!表椖控撠熑瞬既R恩(Bryan Stevenson)在報告《私刑在美國》曾寫道,“今天許多社區仍然可以看到幾十年來恐怖主義帶來的地理、政治、經濟和社會后果。只有面對和討論私刑所造成的損害,我們才能更有意義地解決當下正在徘徊的遺留問題?!?/p>

布萊恩所帶領的Equal Justice Initiative(EJI)組織致力于解決美國大規模監禁和判刑過量的問題與消滅種族和經濟地位的不公。2016年2月,EJI獲得Google.org 100萬美金的項目資助。

 

利用數據共享技術 幫流浪漢安個家

數以萬計、遍布大街小巷的流浪者向來是舊金山市頭疼的問題。雖然市政府幫助流浪漢找住房的計劃施行十余年,但一直沒能實現流浪者居有定所的目標。同時,雖然當地有16家各類非營利組織也在為解決流浪者問題而出力?!暗鼈兿嗷ラg不溝通?!辟Z斯汀說。

Google.org運用自己的技術特長,建立一個連接政府和非營利組織的數據信息系統,追蹤每一位流浪者的動態,以提供更準確和有效的幫助。同時,Google.org投入1500萬美元,資助一個當地NGO組織,對舊金山市一些破舊的小公寓進行裝修后,安頓流浪者。

它還將相似的手法用于美國的司法系統。頻發的犯罪事件也是美國當前煩惱的問題之一,最直接的現象就是監獄人滿為患、檔案龐雜。最近,Google.org將人工智能接入執法機關,希望幫助警察處理繁雜的文書檔案,以及將陳年的紙質資料電子化。警察只需將紙質資料放入機器掃描,機器不僅會自動抓取關鍵信息,還可根據內容歸類分檔,大大提高執法機關的辦公效率。

此外,Google.org的資金流向教育,尤其是與科技相關的教育問題?!翱萍颊娴哪芸s小富孩子與窮孩子間的差距嗎?”賈斯汀問道,“未必,結果可能更糟。因為窮人支付不起?!庇纱?,Google.org資助的項目Literacy Lab正嘗試解決這一困境,舉措之一就是為3至5歲家庭貧困的孩子提供平板學習電腦。

Google.org還特別留意幫助“社會受排擠群體”獲得公平機會。這個群體指的是因種族、性別、犯罪過往等因素不被主流社會接納的人。他們往往無法在社會上尋得平等的政治或經濟機會。2016年,Google.org贈予灣區的幾個本地公益組織235萬美元,分別用于支持就業培訓、反警察暴力,鼓勵黑人男性追求學業以及減少犯罪。

 

員工愿景:每個人都有機會變得更好

“我有機會成為更好的人,其他人也應該有?!盙oogle.org的負責人賈斯汀有些動情地說道。賈斯汀畢業于哈佛大學,有著黑人血統,家族中就有一位祖先遭遇種族歧視被虐待。

在加入Google.org前,他當過工程師,也做過NGO的項目顧問,積累了工科和商科的背景?!肮雀枋且患也粩鄤撛煨聳|西的公司,這吸引了我來?!辟Z斯汀談自己加入公司的初衷。

作為總部負責人,賈斯汀的日常工作是推動 Google.org 的公益業務發展,目前,Google.org的公益足跡遍及六大洲,項目主要分布在北美和南美。2016年,谷歌在全球共捐贈價值超過10 億美元的科技產品,提供 20 萬個小時的社區義工服務。

賈斯汀加入了Google 黑人員工聯盟 (BGN) 。2015年,他參加了為抗議查爾斯頓教堂槍擊案的團結之日運動,并率先提出 Google.org 承諾捐款 500 萬美元,以推進種族平等工作。賈斯汀在2016年底的一次受訪中說:“我們不僅要一起推進種族平等,而且還要努力破除種族低劣論和種族差異論等此類荒唐論調?!?/p>

一并接待我們的黑人女孩梅布(Mabb Ibrahim),加入Google.org不到一年。她說,對社會公共事務的關注、對人際溝通工作的喜愛將她帶到了Google.org。和他們倆一樣, Google.org的員工有著共同的愿景:將谷歌的科技力量用于幫助弱勢群體、推動公益。

大學期間,梅布曾經以交換生的身份在中國學習了4個月,研究了北京的婦女生育醫療服務問題,也去過印度等亞洲國家,結識了一群在NGO工作的朋友,故對亞洲的公益事業有了初步認識?;貒?,梅布依然與他們保持聯系。

“希望有一天,Google.org的項目可以進入中國?!泵凡己唾Z斯汀說。

Google.org總部負責人賈斯汀·斯蒂爾 譚瑋/攝

 

汕頭大學訪問團與賈斯?。ㄓ乙唬?、梅布(左一)合影

 

[1] 液態銀河 (Liquid Galaxy) 是由谷歌的志愿工程師Jason Holt花了他20%的時間開發的,采用360度的環繞式全銀幕,用戶只要站在固定的一個點,就可以透過虛擬畫面游遍全世界。)

文字:譚瑋

編輯:陳舒琦 樊林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