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之孫張居信:身處硅谷 心懷故土

張學良與趙一荻堅貞不渝的愛情故事被幾代人傳為佳話。他們的子孫身在何處?是否仍有張將軍當年發動西安事變的氣概和家國情懷?

2017?年?1?月,汕頭大學八位新聞學子,在美國加州的硅谷,有緣與張學良的孫子張居信見面,交談之中了解到,他雖自小在美國長大,英文比中文熟練得多,卻仍傳承了祖父對故土的赤子之心,也對硅谷精神有獨到的理解。

?

在硅谷成長的中華將門之后

張居信英文名叫?Rob Chang,1962?年出生于加州,成長在引領全球科技創新之地——硅谷。 跟來訪的汕大師生們交談時,他語氣溫和平穩,臉上總帶著微笑,偶爾試著切換到中文,講上一兩句,隨即又會不好意思地笑道:“我的中文很差的?!?/p>

他自小在家在校都說英文,只有周末才去上中文補習班。因為兒時不懂家族歷史和文化傳承的意義,學中文不太上心,如今談起,頗覺羞愧。不過,一講到他的祖父張學良,他的眼神和語氣一下又變得熱切。

張居信的父親張閭琳是張學良與夫人趙一荻唯一的兒子。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兵諫蔣介石抗日。之后,他便喪失行動自由,被軟禁在浙江雪竇山、貴州陽明洞等幽秘之所。丈夫身陷囹圄、兒子尚年幼,1940?年,趙一荻做了個艱難的決定——把不滿 10 歲的兒子張閭琳送往美國舊金山,托付給友人伊雅格夫婦代為撫養。此后,他便跟著養父母說英文,與美國當地孩子一起長大,進入加州大學攻讀航天專業,后來成為美國太空署的工程師。

直到近三十歲,張閭琳才有機會到臺灣與被軟禁的父親張學良團聚。自此以后,每年夏天,張居信都能夠與父親一起到臺灣探望祖父。

張居信(后排左一)張居仰(后排左二)兄弟與爺爺張學良,奶奶趙一荻在夏威夷合影。圖片由張居信提供

 

為何不斷創業?——失敗了就再來一次!

與父親一樣,張居信從小接受西式教育。他讀工科鉆研技術,14 歲時便開始學習計算機,隨后又進入斯坦福大學學習軟件工程。

雖然是張學良的孫子,但張居信坦言,自己過去對此并無特別感受:“年輕時,因為我是個工程師,我的注意力都擺在了一些’書呆子氣’的東西上,對那時的我而言,歷史沒有太大的意義?!?/p>

在 90 年代初畢業后,張居信像許許多多的硅谷年輕人那樣,選擇了創業。當時正值互聯網熱潮(dot-com boom),各種早期的互聯網公司如雨后春筍般涌現,行情也是一片大好。張居信與朋友一起創立了一家電子商務公司,專門提供線上訂單處理的技術支持。這一次創業相當成功,連思科公司也是他們的客戶,公司也進行了首次公開募股。

然而,隨著互聯網泡沫的破滅,公司的發展漸趨停滯。后來,張居信加入了移動運營商 Verizon 公司,但隨后又重新創業,為美國內外的大型度假區開發電商平臺,讓入住的旅客可以通過手機程序購買酒店的各種增值服務與商品。

講起自己不斷創業的理由時,張居信靦腆一笑:“因為有趣?!?五歲便隨父母遷居硅谷,在此生活了數十年的他覺得,硅谷有一種讓人不斷開始新嘗試的氛圍?!霸谶@里,你不必害怕失敗。要是失敗了,就再來一次?!?/p>

這種無懼失敗、不斷嘗試的氛圍,在他看來就是硅谷成為世界科技中心的原因之一。除此以外,他認為充足的風投資金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硅谷便開始有了最早期的半導體制造企業。這些企業培育出了一批成功的企業家,他們隨后轉做風險投資家,利用手中的資金投資一批新的創業公司。大筆的投資資金,再加上硅谷附近斯坦福大學與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所提供的大量優秀人才,才成就了今日的硅谷。

2017?年?1?月,張居信接受汕大師生采訪。 Farland?Chang/攝

 

張居信現在平均每年都會到中國兩次。作為一位科技從業者,他對中國的科技產業有著細致深刻的觀察。他認為硅谷的成功并非不可復制——中國便有這樣的潛力。

“人們說硅谷難以被復制,但我覺得那是十年前的看法。如果你看一看現在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便知道不能再這么說了?!?他認為在中國的許多城市,如深圳,驅動創新的因素已經趨于成熟?!斑@些地方可以將人力、技術與資金集聚在一起,在幾個星期里產出數百萬臺手機。這里面其實已有了一整個創新的生態系統?!?/p>

同時他認為,因為市場的不同,中國科技的發展道路與硅谷不會完全相同:“中國并不需要完全復制硅谷。借助自己的生態系統,中國可以更好、更快地做出自己的產品?!?當被問及是否打算在中國發展業務時,他會心一笑:“那就是我的目標?!?/p>

 

跨洋籌建紀念館: 展現歷史書之外的張學良

從年僅一歲起,張居信每年夏天會隨父母到臺灣,探訪祖父母。他說這段經歷對他的成長十分重要。小時候,在美國硅谷居住的華人很少,他就讀的學校三百個學生里面只有不到十個華人。在當時的美國,作為少數群體的華人,每日生活中免不了要遭遇種族歧視與偏見。所以,幼年的張居信初到臺灣時,一下子便有回家的感覺:“哇,這里全都是中國人,我還從沒有見過這么多中國人!”

張居信(左一)與弟弟張居仰(右一)在東北大學張學良雕像前合影。 圖片來自網絡

每年到臺灣的探訪, 也讓他更親近和熟悉自己的爺爺張學良。爺爺會跟他和弟弟做游戲,也會開車載他們在臺北兜風。他能感受到爺爺雖歷經磨難,但仍對生命有著熱愛,不乏幽默和情趣。此外,他能感覺到爺爺心懷民生。路上看到一座橋,在他眼里只是一座普通的橋,爺爺卻說,“這橋多好??!你看兩岸的人們通行方便了!”

 

張居信坦言,年輕時自己對家族的歷史沒有太大的興趣,但隨著年紀漸長,歷史似乎慢慢回到了他的生活中,且變得越來越有趣。近十多年來,張居信不時在中國各地走動,參加跟爺爺相關的紀念活動。

近幾年,他參與籌建?“張學良紀念館”,捐贈了爺爺奶奶的許多遺物,包括穿過的西裝、用過的照相機,兩人的結婚照以及其它珍貴照片。2016?年?12?月,“西安事變”八十周年紀念時,這些珍貴的史料遺物在張學良紀念館展出。張居信專程前往沈陽參加展覽的開幕式。他介紹說,目前紀念館正處于預開放狀態,只展出了一部分館藏,會在 2017 年或 2018 年內不斷擴大展出規模,直至完全對外開放。

為何他志愿做這件事呢??“過去我很少關注歷史,但我隨著我不斷來到我祖輩生活的地方,不斷接觸到這些歷史,我意識到它們是我個人的一部分,必須理解與珍視的一部分。我想讓年輕的一代可以盡早地接觸到這些歷史?!?他說,希望通過這些遺物,展現出一個歷史書之外的張學良,讓大家真切了解他鮮活的個性和精神、對生活的熱情、以及對眾人的博愛。

五年前,張居信和妻子生了一對雙胞胎孩子。孩子的降臨,讓他覺得自己的人生進入了另一個階段。他已經決定讓他們從小學習中文,希望他們能夠比自己的中文更流利,并熟悉中國、了解自己家族的歷史。 “我中文很差,以后說不定他們就能當我的中文老師了?!?張居信打趣說。

汕大美國報道團與張居信先生(右一)合影。 Farland?Chang/攝

 

張居信曾說,在硅谷生活的人,每時每刻都在重新定義著自己。而這歷史感的回歸,或許正是他對自我的一次重新定義。

 

文:梁耀祥

編輯:陳舒琦?樊林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