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學生必須會講故事懂傳播,還得玩“跨界”

在當下傳播渠道日漸多元化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是新聞的生產和傳播者,新聞傳播教育也因此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

1月20日,“汕頭大學2017赴美報道團”訪問舊金山州立大學發現,這里的新聞傳播教育正引領學生做更多的“跨界”嘗試,并更深入地探索媒體與社會的新關系。

(舊金山州立大學。樊林君/攝)

?

培養學生成為社會“瞭望者”

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成立于1960年,比同在加州的著名新聞學院——伯克利新聞學院歷史還要久遠。

作為“老牌”的新聞院校,辦學理念也走在了前沿。學院的定位是“社會變革的先鋒和民主健全的堡壘”,教學方面重視培養學生的調研、寫作、批判性思維的能力。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幾乎所有新聞學院都會有《新聞史》的課程。而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這門課程的特別之處在于名字叫“social impact”(社會影響)。

Funabiki教授解釋,因為他們強調媒體對社會的影響力,所以他們會從媒體對社會產生的影響的角度來講新聞發展史。

實際上,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也在展現自身對社會的影響力。2016年,學校曾聯合當地多個媒體開展調查,一起探討、反思這些年,當地(灣區、硅谷)的媒體報道是否逐漸忽略了本地區的少數群體。

“我們討論當地的媒體,到底是否足夠的在為社會中的少數群體(比如少數族群、移民群體、貧困者們)發聲,我們的答案很直接——否?!?Funabiki說,這就是媒體報道的盲點。他們發動學新聞學院的老師、學生,當地的媒體們進行調查,幾乎持續了一年。他們發現,在這個多媒體迅速發展的時代,新聞媒體的目標總是社會上有利可圖的群體,而無視了小部分弱勢群體的呼聲。

“我們會培養學生主動觀察這個社會需要什么樣的報道,而不是等事件發生之后才去被動的報道?!?Funabiki說。

 

要求更多的實踐 鼓勵更多的跨界

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有自己新聞出版物,他們要求每個學生必須參與學生出版物的制作。除此之外,學院的教育強調學生的實習鍛煉,他們創建了一個匯總各種實習信息的網站,提供各種適合本新聞學院學生實習的信息,分別按工作性質、截止日期分類、還會附上實習簡歷的小建議,方便學生隨時找到實習機會。而且,學院允許學生邊工作邊上學,例如可以邊在媒體工作邊上學。

當然,并非每個學生在畢業后都能成為嚴格意義上的新聞工作者。

同為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的老師Laura Moorhead,已經從事記者工作20年,她說:“因為專業媒體提供的職位有限,但不能夠在著名的媒體工作并不意味著你無法實現自己的新聞理想”。她以自己曾教過的學生為例,“只要你有新聞熱情,你可以去NPO(非營利性組織)報道他們在做的事情,也可以自己創辦小的新聞網站,記錄你看到的社會在發生什么?!?/p>

很多人擔心隨著傳統媒體的沒落,新聞從業者會遇到就業壓力,但Laura 認為,新聞學院的畢業生具備優秀的“講故事”能力,會“講故事”的能力可以運用到任何工作領域中。

專業課程設置的多元;新聞教育與業界媒體合作,反思當今社會的報道;引導學生通過專業技能“跨界”發揮自身價值。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新聞教育的理念與實踐,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思考并探索新聞教育在媒體變革中的角色。

?

學生需要掌握前沿多媒體技能

Funabiki向報道團介紹,學院除了有常見的新聞傳播的專業基礎課程外,還有訓練學生領導力、批判性思維、視覺傳達、大數據分析等的多元課程。

在互聯網上,雖然每個人都可能是新聞的生產者和傳播者,但并非每個人都能生產出高品質的“新聞”。

Funabiki教授說,他們要求所有學生必須具備運用文字、視頻、音頻多媒體進行新聞報道的能力。強化多媒體方面的教學,就是為了讓這些未來的“新聞生產者”擁有更高的專業水平。

報道團發現,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也很重視影視方面的課程。Kim Komenich是這里的攝影老師,他開設了一門課程教學生制作Cinéma vérité(真實電影)。所謂的Cinéma vérité,是紀錄片的一種類型,但跟傳統紀錄片不同的是,拍攝者可以介入到跟拍事件中。

Kim Komenich介紹,這種新聞報道方式,需要導演、攝影師和錄音師配合完成,要求學生有快速發現故事并預見沖突的能力,將是專業新聞報道的一個方向。

 

 

 

記者:我們為什么要上新聞學院?

Kim Komenich:我們去新聞學院是去學習更進一層的“講故事”方法。如果你是個攝影師,最重要的永遠是三樣東西:光、時機,還有動作。如果你是視頻制作者,那重要的就是連貫性。我們怎樣才能影像化,電影化地展開整個故事,怎樣一層層地把洋蔥剝開?廣播也是一樣,做廣播的時候,腦里面就要有一個劇場。

 

記者:如何看待未來記者的就業前景?

Funabiki:現在是做記者的大好時機,因為你可以自己創造出一種全新的講故事形式來。這樣的事情一直就在發生。我覺得記者需要對自己的未來感到非常樂觀,因為可以親身體驗別人想閱讀到的故事,還可以獲得報酬,這是在是非常令人向往的事。

 

記者:你們會給學生布置什么特別的作業?

Kim Komenich:在視頻制作課上,教授會給學生布置短紀錄片作業。班上的其中兩個學生還贏得了赫斯特新聞獎。我們的其中一位教授,Ken Corby,要求他課上的學生用真實電影的方法來拍自己的紀錄片。學生不能提前告訴受訪者,擺好機位,而是要一直跟著他們,同時他們也需要真名實姓地講出自己的故事。這相當令人興奮,而且是一種完全不同的講故事方式。很多新聞學院里,老師會教學生怎樣采訪用麥克風,怎樣讓受訪人坐下來做采訪,這樣跟現實是會脫軌的。

 

記者:在現在的新聞界,有很多改變都在發生,為了應對變化的浪潮,現在許多記者報道新聞的方式也會不同于以往。他們可能會使用社交媒體與觀眾互動,在報道新聞時,可能也會展現自己的個性,加入自己的評論,這好像已經變成了一個潮流。我們應該如何在新聞行業的變化趨勢和理想的新聞操作之間作出平衡?

Funabiki:現在很多新聞機構都看到了挑戰,這也是他們開始各種新嘗試的原因。他們在嘗試一些他們此前從來沒有嘗試過的東西。他們也沒有最好的解決方案,即使是《紐約時報》,也不知道該怎么做才能繼續生存下去。我覺得現在所有新聞機構都處于同樣的困境之中,很難找到一個單一的答案。

Kim Komenich:在我的攝影課上,學生們經常都會想,我要為社會帶來一些改變。我會告訴他們講,三四十年前,無論是哪一份報紙,恐怕都會擁有比現在更多的讀者。有時候,我們的學生需要去為 NGO 工作,盡管不是在媒體工作,他們也一樣能夠在這份工作里創造巨大的社會價值。

Funabiki:新聞的本質便是講故事,不管是在網上,還是通過照片,都是講故事。你將你的決心、熱情、使命、你想實現的東西與講故事結合起來。你可在新聞這一行里做這些事,但同樣也可以在非營利機構,或者政界商界里面這樣做。重要的不是這份工作本身,而是你的目的。

 

記者:孟眉 梁耀祥 雒琪珊

編輯:陳舒琦?樊林君

備注:

Jon?Funabiki:來自日本,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新聞學教授,新聞復興協會的主任;

Laura Moorhead: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新聞學老師,有過20年的記者經歷,現為美國Wire雜志的高級編輯;

Kim Komenich:舊金山州立大學新聞學院攝影老師,1987年普利策獎獲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