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硅谷投資人馬睿:談談中美創業環境的異同

8歲時,馬睿隨父母從陜西移民美國。她在硅谷長大,中英文都十分流利,本科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學習電氣工程,畢業后卻從事跟專業所學相差甚遠的工作。

她先在硅谷的投資銀行做了三年咨詢工作,回國后做房地產投資。這是她第一份和投資有關的工作,但她的興趣始終是高科技領域的投資,“一是很好玩,二是早期項目很新很酷,三是容易形成影響力?!瘪R睿說。

馬睿(左三)與汕頭大學訪硅谷師生(部分)合照 孟眉/攝

 

2012年,她加入500 Startups,負責大中華地區的項目投資。這是一家專注于早期階段創投公司的美國著名加速器,成立于 2010 年,總部位于美國硅谷的山景城。和部分加速器不同的是,它既會“直投”,也會投進入該加速器的公司,而且其投資范圍是全球性的,更偏愛設計和產品型公司。2016年底,馬睿離開工作了四年的500 Startups,準備募資一支專注投資美國(主要是硅谷)早期基金的母基金。

雖然身處投資行業,但馬睿很關注教育,曾說希望用自己的一生為教育行業服務。她曾投資過幾個和教育相關的項目,幫助小朋友更好地學習數學、編程等。在她看來,現在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教育都沒有達到本身應有的成效:現在大學生都有這樣的困惑——我擅長做什么?喜歡做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同時,她認為現在的教育側重知識的傳授,卻沒有教學生如何做人,例如怎么讓自己快樂。她希望學校和家庭可以在早期時就教授孩子一些生活的要領,比如如何溝通,如何化解矛盾,如何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等等。

如今,除了在硅谷,她還會常?;氐街袊?,在家里依舊用中文和父母交流。在中國和美國的成長和投資經歷,加深了馬睿對兩國市場和創業創新環境的認知。

 

記者:作為早期投資人,在項目沒有完全成型的情況下,如何選擇項目?選擇的標準是什么?

馬睿:500?Startups找的是已經有上線的產品,已經有用戶的項目,而不是還處于非上線的、內測的階段的項目。如果是硬件產品的話,也需要有最初的模型。至于類型的話,500?Startups什么類型都投,但會更喜歡有現金流的,商業模式不是依靠廣告來支撐的項目,因為廣告要有很大的流量以后才能靠廣告的收入來支撐產品。

 

記者:項目有什么特征時會讓您覺得有前景?

馬睿:很多投資人都說要投人,要投團隊,因為很多時候投的這個項目最后做出來的成果和最初的概念不一樣,會有很大的改變。所以很多時候那么早進入這些項目的話,并不知道它最后會變成什么產品,所以只能看這個團隊的能力,(投資人)很多時候是從它的執行能力上觀察。尤其是第一次創業的團隊,要看它能不能把作品做出來,而且做出的產品是不是在事先講的時間表、資源和成本之內。

另外,要看一個團隊在做決策的時候是用什么方式來做的,在做決定時是否有一定的數據支撐,主要的領導者是不是有很好的領導能力,團隊的所有成員能不能跟著領導者的想法來走,能否很快地執行。

 

記者:在硅谷和中國接觸的創業公司有什么不同?在選擇標準上會不會有什么不同?

馬睿:我覺得實際上沒有那么大的不同,兩個市場的競爭都很激烈。如果說不同的話可能就是產品(商務模式)上,在美國更多是To B(企業服務型)的產品,在國內基本是2015年之后才有更多的企業服務型產品。我覺得原因可能是因為創業者根據市場的不同,或者受到自己之前的工作經歷的影響,所以選擇的創業方向不一樣。但我覺得很多創業者都是一樣的,都很踏實,很熱情,我個人沒有感覺到有很大的區別。

 

記者:兩個國家的創新方面是否有不同?

馬睿:我覺得沒有很大的區別,實際上兩邊的市場都是一樣的,創業者們具備的條件是一樣的。而且在我看來,好的創業者應該具備這樣的思維:我怎么解決一個問題,怎么解決用戶的痛點。當我發現用戶有這樣的問題時,我怎么可以不需要依賴現在已有的解決方式來解決問題,或者說如果我完全跳出來,用全新的思維方式來看待現在的問題時,我會怎么解決。而沒有經驗的或者不成功的創業者,他們可能更多是:我有一個很好的產品,我怎么樣銷售這個產品。而不是從解決問題的角度來思考。

 

記者:那兩個國家的創新領域呢?

馬睿:我個人認為還是有些差異,就像我剛才的to B方面,在美國的創新可能會多一點,因為美國已經有很長的歷史。美國的企業都是知識型員工,企業以軟件或者技術驅動的已經有很多了,也有很長歷史了。

還有比方說,互聯網金融等,雙方都有很多內容上的創新,不過國內的市場更大。因為相對來說,美國的金融體系會更成熟些,很多用戶的需求已經被滿足了,而中國還有很多產品不存在,所以像一張白紙,有更多的機會。

除此之外,一些前沿科技我覺得雙方都在做很多努力。很多人會評論,哪個國家會更適合哪種創新,我覺得那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在我看來,人才流動現在越來越便利,人們已經不需要在哪個城市出生、長大、上學,才可以擁有什么機會,流動的成本已經很低了,資本現在也是相比10年前也有更大的流動性。所以在哪里創業,就是看你想在哪里或者哪里有最好的機會,而不是說必須要在哪里創業。

 

記者:如何看待中國的創業跟風現象?

馬睿:實際上所有的市場都有,而且肯定任何一個創業項目都會有很多人去做,國內可能稍微比硅谷要嚴重一點。(在從事投資工作這些年),我發現我都會看到重復的點子,而且好幾次。那國內的和美國的市場不同的是,在國內可能有些投資人會說,這個項目拿到了很多錢,所以我要投類似的項目。而在美國,如果一個項目拿到了很多錢,投資者反而會更謹慎,會覺得人家已經拿到了那么多錢了,我是不是應該多做調查,多多研究這個行業,看看這里面是不是有大家沒有看到的一些東西我可以去投。

還有一個不一樣就是,現在我覺得國內好一點了,4、5年前比較明顯的是,一些創業團隊的高管會出來做一模一樣的事情,然后特別容易拿到投資。因為很多國內的投資人可能會覺得這個東西反正是你在的團隊做出來的,而且又是一個很完整的團隊一起離開來繼續做,給你投資風險就會相對低一些。我覺得這個在硅谷就很少,(這樣的情況)基本上不會拿到這邊投資者的投資,因為大家會覺得第一不是特別道德,第二會有很多疑問,為什么在那個公司做得好好的,要離開做一樣的事情。如果投資者不支持的話,那我覺得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有著中美雙重背景的馬睿說她很慶幸有機會接受兩種文化的熏陶。中文讀寫能力讓她有機會接觸中文文學,不需要依靠翻譯,可以更直接地享受閱讀。

而美國的影響,則主要在于“個人主義”方面,這種“個人主義”不是指做人的自私。她講起自己之前讀到的一篇關于一位韓國母親的文章,這位母親的六個孩子都進入了很好的大學。而這位母親說她的孩子們成功的原因是:她在做一個負責任的母親的同時,她做的許多決定都是為了自己,她一直都在追求自己的夢想,所以孩子們從小受到了她的影響,也會去追求自己所愛的事物。說到這里,馬睿的表情活潑起來,音調歡快了些,像打開了話匣子一樣,對這位母親的做法十分贊賞。

之后,她希望能盡可能多地接受各國文化,讓自己變得更開闊,甚至成為一位“世界公民”。

 

記者:雒琪珊 陳舒琦

編輯:譚瑋 樊林君